读书,写字,爱和被爱的幸福感
  • ♫ 读书不多 - [兔小姐日记]

    2013-08-28

    Tag:

    因为个人知识困乏,兴趣又太广,所以常常产生一种想看更多书,知道更多的欲望。好奇、心思不定,可是力量却有限。

    前段时间对艺术很有兴趣,于是借了一大堆书狂看,算一算,竟有约三个月没看小说了。因为历史、哲学和研究类非文学需要比较集中的注意力去阅读,不能一下子、连续不断地看。又因为要不断整理笔记和总结,使到我有点厌烦。

    我记得小时候是最能够享受阅读的。例如汤姆索亚历险记、在流放地、各国的短篇小说,我都如饥似渴地看,不为结构故事,不为分析句子精妙,就是很单纯地像打球一样去读。困倦,是那时候不会有的感受。可能部分原因是以前不用工作,不愁三餐,除了看书没别的事情干。

    而长大了,我必须坦诚承认,多了一点目的性。不是说看书为了谋生什么的,而是看书要看出点什么的潜伏驱动。雨果为什么伟大?屠格列夫描画的俄国大背景的历史、英国文学折射的宗教发展等等。有时候钻得太深就少了些乐趣。

    最近向别人借了《欧·亨利短篇小说集》,这本书我也不是第一次读了,可是再一次看,还是觉得乐趣无穷。例如《回合之间》,太太向丈夫扔一锅炖土豆,丈夫回敬一块奶酪,太太差点砸烫斗了,这种夫妻打斗的描写让我一边看一边笑。突然觉得,这不就是单纯的阅读之乐么?

    时间稀少,于是阅读格外用心。但到头来,阅读还只不过是对自己最大的娱乐。阅读时的精妙快乐,也很难完全向人表达。那不如除去表达的倾向,单纯去阅读一个故事?笑过就好。

    现在天气开始暖和了。澳洲的春天,悄然而至,温和地敲着门。我想看完手上借来的书后,减少阅读量,多看些小说,并将更多时间放在野外和绘画上。阅读时产生的倾诉欲望需要用创作来发泄,绘画可以很好调整我的精神和心态。

  • ♫ 病中饮食 - [兔小姐日记]

    2013-08-27

    Tag:

    病得难受,终于去看了医生,顺便请假今天在家休息。

    昨天看完医生,买了一大堆自己想吃的,无非是一袋阳春面、一包榨菜、几种蘑菇、一把青菜和一袋鸭翅。今天早上做了一碗面,将面条、榨菜、蘑菇和几片菜叶扔进去煮,最后弄个鸡蛋。吃得我泪牛满面!这是很久很久以来第一顿非面包早餐,热乎乎的汤面,清淡的汤,爽口的蘑菇,慢吞吞吃,一勺汤一口面,这才是人生啊!并非不喜欢吃热乎乎的中式早餐,而是平时生活节奏太快,只能够用面包牛奶充饥。

    突然想到一种温暖的记忆:以前我生病,妈妈会很耐心去做面、煮粥和熬瘦肉汁。我吃不下肉,妈妈就把肉剁碎,用肉碎熬了汤,留汁去肉。我躺在床上,听着妈妈在厨房里忙乎,碗瓢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。做好了,妈妈碰到我床边让我吃。有时候我自己吃,有时候我撒娇,妈妈就喂我吃。妈妈用勺子盛起一口,吹了一下,再送进我口里。我看着妈妈被汗水湿透的前额和发鬓,一种力量充满我内心。每次我觉得生活索然无味的时候,就会想起妈妈的面,就是妈妈的爱,让我对生命还有期待。

    妈妈做了很多“病中食物”都是容易下口和消化的,例如桂花粉、蝴蝶粉、青菜肉碎粥等等。很奇怪的,这些食物在我心目中是最美味的,乃至形成我日后清淡的口味。妈妈不在身边的时候,生病了,还是很想吃那种清汤素面,那就只能自己动手罗。

  • ♫ 乐也乐哉 - [兔小姐日记]

    2013-08-11

    Tag:

    感染强力流感一周,四孔流水(眼睛流眼水,鼻子流鼻水)。但内心感觉还好还好,忍忍就过。周六睡了个懒觉,好了一大半;周日已经能够有精神看书画画。

    History of Christianity已经看完,古代部分比现代部分好看。也许宗教在现代变得乏味可陈,如同鸡肋。展望大教堂、古迹,才感到上帝之近,可是那毕竟还是古代的东西。多么美好的东西都是作古的,也许美与拥有不能俱全?教堂之美燃起我渴望去欧洲的欲望,下了决心,有生之年一定要去欧洲,特别是罗马!

    下午看猫儿的画册,顺手练习了些速写。期间Miss.Peanut走过来,站在我们门前,专心寻找蜥蜴。黄猫开门,想引诱猫猫入屋。Granpapa索性将猫抱进屋子,结果猫小姐惊恐得跑掉,但因为主人还在屋内,又迅速进来查看,看见没事,又走了出去玩蜥蜴。赶紧用墨水笔速写了一下。与Granpapa看屋后大树上的笑翠鸟,只见鸟大人捉到一只蜥蜴,甩头将猎物狠狠网树上甩打,蜥蜴昏了,鸟大人将猎物一抛,用强有力的嘴巴接住,吞进肚子,饱餐一顿。

    Granmama整理屋子,为孙女21岁生日找些旧相片。找了Granpapa年轻时的相片,帅且壮啊!怪不得70多岁还那么伶俐健康!找出画册几本,送了给我,高兴得我!我最稀罕什么?书和画册!

    顺便给黄猫剪了个头发,变了一个猫大傻!

  • ♫ 鼻鼾 - [兔小姐日记]

    2013-08-05

    Tag:

    很早就睡。睡梦中朦朦胧胧听到黄猫在视频里对他家人说话。隐约捕捉了几个碎片:奶粉(刚给他侄子寄了奶粉)……“蛋角……煎成平了……扁了……”

    我一听,急了,蛋角怎么变成扁的呢?可是我说不出话,继续昏昏糊糊睡着。

    ……

    忽然听到巨大的鼻鼾声,发现此时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。我愤怒地踢了这个人一下,将他的梦踢碎,鼻鼾声也停止了。我很满意继续睡去。

    ……

    又是鼻鼾声!我心想,真是源源不断,永不止歇的打雷。不知道有没有再踢几脚,再次醒来时,意识到是星期一了,要上班了。

    黄猫说发梦梦见被狗追到树上,狗也上树了,他又跳到地上继续跑,一边跑一边听到狗发出低沉的类似鼻鼾聲音。于是他说我打鼻鼾了。我说,哼,才不是了,明明是你,我记得我踢了你。

    但在昏昏沉沉的状态下,我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。我以为自己干了的,是不是只是梦?不过这个感觉挺有趣。

     

  • ♫ 兔子不悲伤 - [小说本本]

    2012-05-20

    黑色的火车,穿过长满紫色蘑菇的森林,爬过高山的背脊,又落到有梨花香的山谷。雨哔哔叭叭地下着,打在紫色蘑菇的菌伞上,发出轻微的爆破音。幽幽的蓝色森林,在雾雨天气中,变得近乎紫黑,类似女巫头上戴着的大帽子颜色。

     

    这个天气,这个黄昏,最适宜躲在山谷深处的小木屋里。小木屋只有一张桌子,一张椅子,还有一个烧着木柴的壁炉。哦,当然了,还有那些古老的书,被堆成矮矮的一张床,很难想象睡在上面可会舒服。

     

    睡在书床上的兔子,顺手掀开书床的其中一块。“哦,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。”兔子吹了吹封面上的灰尘,又把书放回缺口处,“今晚我不想悲伤。对的,今晚!”

     

    兔子跳了起来,用一支又粗又长的树枝搅动了一下火堆,自言自语--

     

    “今晚不要悲伤。”

     

    兔子想起妈妈说过,温暖的火堆会让人感到安心,会忘记悲伤。兔子将面凑近火堆,想着越接近热量的源头,就能驱走冷冰冰的悲伤。

     

    “哎呀!”兔子大叫一声,用手掌使尽揉着两边的面颊。原来火苗猛地跳跃,把兔子的胡须给烧掉半截。

     

    “妈妈错了,火不会驱走悲伤,倒是会烧掉我的胡须。”兔子颓然坐在唯一一张凳子上,望着窗外蓝紫色的天空发呆。

     

    “笃笃笃。”

     

    “笃笃笃。”

     

    “笃笃笃。”

     

    敲门声响了三遍,兔子才愣地反应过来。这间在深谷的小木屋,从来没有访客,这是被森林吞噬的小木屋。

     

    兔子小心翼翼地将门打开了一条缝,将一只眼睛凑在缝里向外看。

     

    绿幽幽的一对眼睛可把兔子吓坏了,兔子赶紧把门关上,跳到书床上,打开又厚又大的《森林百科全书》,紧紧盖在自己头上。

     

    再也没有敲门声,可是兔子感到门外有微弱的呼吸。“长着绿眼睛的怪物!”兔子想到。

     

    也许是怪物的安静,使胆小的兔子减少了恐惧。慢慢地,兔子将快要掉页的百科全书挪开,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到门旁,趴在地上,将长长的耳朵贴在门上。

     

    “喵~”门外的怪物仿佛知道兔子的一举一动,叫了一声。

     

    “你是谁?”

     

    “我是城市里的猫,可是我迷路了。”

     

    “城市是什么地方?”

     

    “城市是有好多灰色大箱子的地方,那里有叫人类的动物住在一个又一个盒子里。”

     

    “人类是什么动物?他们会飞吗?他们吃白萝卜还是红萝卜?”

     

    “他们吃法国菜、中国菜、泰国菜。也许他们也吃萝卜。他们吃得太多,飞不动,连母鸡都比他们能飞呢!”

     

    人类、城市、母鸡,引起了兔子的好奇。于是兔子又将门打开,一点一点地,直到看到门外的猫。猫的耳朵沾满了紫色的孢子,那是他在紫色蘑菇林中乱撞的证据。“我有耳朵,你也有耳朵;我有尾巴,你也有尾巴;我有胡须,你也有胡须。”兔子打量着眼前的猫,说到,“只是我的耳朵比你长,尾巴比你短,胡须……” 兔子摸着火烧过的半截胡须,想到刚才的疼痛。

     

    “进来吧。”兔子把头一摇,示意门外的猫进屋。

     

    绿眼睛的猫儿轻轻一跳,就坐在屋子里唯一一张椅子上了。猫累坏了,就倦缩在木椅上睡着了。睡着的猫儿发出“秋秋”声的鼻息。

     

    兔子蹲在地上,望着这位突然闯入的访客。粉红色的鼻子,尖尖的下巴,微微颤抖的耳尖,兔子越望越觉得,心里面有种难以言表的微妙涌动。兔子望了好久好久,突然拍了自己的后脑勺,站了起来。兔子从墙上拿下一只黑黑的大锅子,在壁炉的火堆上架好,倒进细细的、粉红色的米。兔子将早晨采集的露水倒进锅子里,撒进萝卜花儿,一边用大木勺子不断搅动着,专注程度不亚于阅读《亚马逊森林大全》。

     

    粥香飘满了整间小木屋,甚至透过门缝和窗缝,传遍整个紫蘑菇森林。冬眠的黑熊嗅到甜甜的粥香,打了一个喷嚏,转过身子继续睡。粥香唤醒不了黑熊,可是唤醒了睡着的猫。

     

    猫伸了一个懒腰,歪着脑袋问:“你为什么不用微波炉热一碗速食粥呢?叮一声,你就可以吃到热热的粥!”

     

    “我不知道什么是微波炉。我妈妈说,煮东西要有耐心,慢慢熬才能熬出美味。我妈妈是这样做的,我也是这样做。”兔子摇着脑袋,不停地搅动着香香的米粥。

     

    直到粉色的热气充满着小木屋,兔子才停下搅拌。浓浓的粥,用椰子壳做的小碗盛得满满的。兔子将床上的书一本一本挖出来,砌成一张长柱型的凳子。兔子跟猫面对面坐着,喝着热腾腾的粥,冬天的寒冷慢慢地飘离这所屋子,只留下静谧的脚印。

     

    他们谈论着粥的滋味,那种叫人类的庞然大物,森林里会发笑的毒蘑菇、会哭泣的美味蘑菇,那发出“叮”一声尖叫的微波炉……

     

    他们谈了很多很多,兔子觉得,今晚跟以往的晚上都大不相同。

     

    也许是多了一位迷路的客人,也许是特别用心烹熬的热粥,也许是多了一张临时的凳子,也许是……

     

    也许是,不再感到悲伤。